天黑后,傅作义见大势已去,继续困守